专题报道

经亨颐“修养”印章小记

来源 : 杭州师范大学     作者 : 徐学会     时间 : 2021-11-17     

近日,至学校档案馆查阅老校长经亨颐资料,得一闲章“修养”的故事。

第九期《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校友会志》(民国五年六月)上,专设“印稿”栏目,刊登的第一枚印稿“修养”二字即是经亨颐先生的作品。印章边款是篆刻缘由:“雕虫篆刻本文人余事,其勤慎之功足以怡性陶情,故于校友会志增列印文并制此二字以创。凡我会友姑勿存研究金石之目的而为修养心性之方便,亦教育之一助焉。丙壬夏五月经亨颐。”

篆刻圈流行着一句话:“不攻金石,不足以言篆刻”,甚至还有言“金石家不必尽能治印,而以治印名家者,莫不从事金石之探讨”。但作为篆刻名家,经亨颐看来,篆刻乃文人余事,要紧在于“怡性陶情”和“修养心性”,而非研究“金石”本身,即所指和能指之不同也。

要说篆刻的修养,其“勤慎之功”在经亨颐身上尤为突出。他少年时代即喜爱篆刻,自称“趋庭至乐事,金石尽付与”,回忆起童子功:“以棉花浸馆师朱砚为泥,握刀不得法,左手食指痛扎,母问恒饰。”正如《荀子·劝学》:“锲而不舍,金石可镂。”壮岁以後,印艺益进,也曾对自我诸项艺事有过排行:“吾治印第一,画第二,书与诗文又其次也。”

经先生的身份很多,最为熟知的是教育家,书画篆刻创作只是公务之余的“闲事”。作为我校前身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的首任校长,主张教育以养成人格为目的,重视人格修养。先生在繁忙的行政事务之余,还亲自为学生上课。他在《己卯秋季始业式训辞》(1915年9月)中强调:“拟定修身、国文、教育、数学四门为主科,有一门不及格者不得升级毕业。”又在《丙辰秋季始业式训辞》(1916年9月)中说:“自本学年各主科皆设主任,修身、教育暂由校长兼任,国文请夏丏尊先生,数学请朱听泉先生担任,以谋统一联络。”自己亲自将“修身和教育”任务承担起来,足见先生对“修养”之事的重视程度了。查《经亨颐教育论著选》发现,仅丙辰年(1916年)一年,经亨颐先生发表各类开学、毕业训辞、校友会、音乐会开会辞等13篇,亲自出席活动并讲话,谆谆以作社会有贡献之公民为训。以至于学生曹聚仁回忆起来说,在学生的心目中能够真正称得上是“我们的校长”、甚至是我们的“母亲”者,却只有经亨颐一人。

1916年,经先生在《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校友会志》上刊登篆刻作品,并从篆刻印章“修养”谈起,实际是其“人格教育”主张的体现。他提倡从培养学生健全的人格出发,强调德、智、体、美、群的均衡发展。为改变传统教育死读书的倾向,对体育、音乐、图画、手工各科特别重视,主张不仅要重视智力训练,更应注意感情陶冶和意志培养。在经先生的世界里,艺术教育不仅仅是艺术教育,而是“修养”,即“怡性陶情”和“修养心性”,更是孔子提出的“为己之学”也。

其实,早在1914年,浙江一师就成立乐石社,首任主任是李叔同与学生陈伟,经亨颐以个人身份加入。社址设在杭州后街清行宫内藏社旧址,社主任与职员每半年改选一次,社员定期雅集,先后了编印《乐石集》十册,《社员藏印集》一册,《乐石社社友小传》一册,可以说独领民国篆刻史的风骚,创办了民国篆刻史上最早的一份刊物,当时正在读书的丰子恺、潘天寿就是其中佼佼者。据潘天寿回忆,经先生曾指导他:“治印非以整齐为能事,要取其自然。另外,治印须胸中先有书法,你可以先学秦篆汉隶。”经亨颐书法中那种刚柔相济、舒卷自如的闲逸风格,无疑对潘天寿后来的书风产生了极深的影响。

从这枚小小的“修养”印章来看,浙江一师能够培养出丰子恺、潘天寿、刘质平、曹聚仁、魏金枝、施存统、宣中华等一大批“蔚为国用……皆卓然有立(范寿康语)”的杰出人才就不足为奇了。


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塘路2318号
邮编:311121
联系电话:0571-28865012
本科招生热线:0571-28865193
研究生招生热线:0571-28865141
  • 校报
  • 官方微信
  • 官方微博
  • 官方APP
  • 官方抖音
版权所有 © 2019 杭州师范大学  公安备案号:33011002011919  浙ICP备11056902号-1 
官方微信
官方微博
Copyright ©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塘路2318号
邮编:311121 公安备案号:33011002011919
浙ICP备11056902号
版权所有 © 杭州师范大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