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题报道

向明大姐:我的革命引路人

来源 : 杭州师范大学     作者 : 孙霆     时间 : 2021-11-05     

陈向明同志逝世二十余年,我深深怀念这位可敬可亲的大姐——我青年时代的革命引路人。

陈向明,福建闽侯人,1939年参加中国共产党,长期在上海做地下工作,曾任中共上海市大学区委委员、崇明县工委书记。1948年1月,党派她到杭州,接任中共杭州工委书记,领导杭州的学生运动。

那时她是杭高地下党支部的直接领导人。我第一次见到她时,她就问长问短地了解我家庭的情况,并说今后如果遇到意外情况,就称她为“表姐”。她给我的印象,确实像一位充满人情味的“表姐”。当她从我口中知道我母亲在弘道女中当图书管理员时,马上问我:“你母亲叫什么名字?”我回答后,她沉思片刻,忽然说:“你以后弘道女中要尽量少去,他们学校已经在注意你了。”当时我心里纳闷,这位党的领导人掌握情况真具体呀。解放后,这个谜团终于解开。原来陈向明同志那时正好在弘道女中当教师,以此作为职业掩护。如果我去看母亲时碰巧遇见她,那就要暴露了,这是地下党纪律不允许的。解放初的一天,她哈哈大笑地对我说:“我那时每天和你母亲在一张桌子上吃饭,她的情况我是了解的,只是不知道她是你的母亲。”她又说:“你母亲是个好人,她年轻守寡,把你们兄妹俩抚养成人很不容易;解放前我要你少去看她是不得已,现在解放了,你要多去看看她才是呀!”

我进杭高后就积极投身学生运动,但只知道凭一股热情冲冲杀杀,一直闹到打校长流血受伤,受到严厉处分。向明大姐对这些情况是了解的,所以她总是反复向支部的同志讲解党在白区的斗争方针“隐蔽精干,长期埋伏,积蓄力量,以待时机”,讲解“有理、有利、有节”的斗争策略。她说,杭高学生“冲锋陷阵式”的斗争固然精神可嘉,但不讲斗争策略是要吃亏的,只有善于隐蔽力量、保存自己,才能最后战胜敌人。她的这些话好像专门是针对我说的,使我豁然开朗,政治上似乎一下成熟了许多。

杭高地下党工作主要有三条战线:班级、社团和学生自治会。向明大姐强调首先要立足班级和社团,扎扎实实做好教育和团结群众的工作,这是我们的基础,是力量的源泉。同时也要掌握学生自治会的领导权,开展上层合法斗争。她还教我们怎样做好教师和校方的工作,特别在临近解放时,更强调要善于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。按照她的指示,我们在“应变会”的护校斗争中,积极争取教师的支持和参加,广泛团结群众,使护校工作开展得很顺利,得到了上级党组织对杭高护校工作的表扬和鼓励。

向明大姐对我们这些小“表弟”,不但政治上严格要求,谆谆善诱;生活上也关怀备至,体贴人微,表现了一个成年女性特有的温情,使我们备感温暖。那时我们这些穷学生常常身无分文,衣着简陋,身体瘦弱。她总是嘱咐我们要懂得爱惜自己,注意身体健康。一次我们在凤凰山接头商谈工作,时近就餐时,她特地买了烧饼和红萝卜,供我们充饥。我们一边吃得津津有味,一边对着她傻笑,一股暖流情不自禁地涌上心头。

杭州解放后,不久,她奉命调离杭州,南下福建。1952年又调回上海。1954年初,我去上海,在中共中央华东局党校学习。学习期间得知向明同志在少年儿童出版社任社长、总编辑,就特意去看她。一别数年,她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,又像“表姐”一样关心我的工作、学习和生活。可以看得出,她对地下时期的“表弟”们怀有一份特殊的感情。这种感情,如果不是从地下时期过来的人,是不大容易体会得到的。

我万万没有想到,在那场席卷全国的反右派风暴中,向明大姐也遭到了灭顶之灾。她被戴上“帽子”,开除党籍,下放劳动。处在逆境中的她,内心之痛苦是可想而知的。后来我又知道,从她被迫离开党组织的那天起,就把每个月应缴的党费专项保存起来。她相信终有回到党的怀抱的一天。果然,1979年她的错划得到了纠正,恢复了政治名誉,恢复了党籍。这时她一下子向党组织缴了二十年的党费。这是多么高贵的品格,多么广阔的革命情怀!

1979年春,向明大姐在落实政策后,满怀春天的喜悦来到杭州。当年浙大、杭高和许多学校的地下党老同志,都跑去看望她。经过几十年的风风雨雨,大家能重新聚集在一起,无拘无束地直叙胸臆,真叫人激动不已,永生难忘。

1981年我出差去上海,巧遇包钟锐(杭高地下党首任支部书记),两人一起去看了向明同志。她那时已恢复了少年儿童出版社的原职务,工作正忙得不可开交。但在百忙中仍热情地接待了我们,还把我们一一介绍给身边的同志,说:“这两位同志是杭州地下党的,当时都很年轻,把他们的经历写下来,对今天的少年儿童是有教育意义的。”向明同志这时已年届花甲,可是恢复工作后,她有一股使不完的劲,全然没有把二十年的不公正遭遇放在心里。

在以后几年里,她从上海给我写过好几封信。其中一封信说,她1983年就申请离休,但因工作需要,“一直过渡到今天,去年九月间出差西南,谋业务上的开拓;今年二月又到松江开会,是出版协会作业务探索的专题研讨会……身体粗安,全天上班,仍一身兼三职(社长、总编、党组书记),业余参加一些党史资料的征集工作,算是第二条战线”。

显然,她这样没命地工作,是在给自己加压,想用加倍的勤奋来补偿失去的岁月。1989年12月17日,向明大姐停止了心脏跳动,永远离开了我们。这一年她只有68岁。

向明大姐,我的革命引路人,你永远活在我的心里,你的高贵品质将鼓舞我战斗到最后一天!


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塘路2318号
邮编:311121
联系电话:0571-28865012
本科招生热线:0571-28865193
研究生招生热线:0571-28865141
  • 校报
  • 官方微信
  • 官方微博
  • 官方APP
  • 官方抖音
版权所有 © 2019 杭州师范大学  公安备案号:33011002011919  浙ICP备11056902号-1 
官方微信
官方微博
Copyright ©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塘路2318号
邮编:311121 公安备案号:33011002011919
浙ICP备11056902号
版权所有 © 杭州师范大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