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媒体师大
8周岁孩子的心智 已具备承担民事行为能力
青年时报:“熊孩子”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
来源:青年时报作者:张晶时间:2017-03-20 点击:58

孩子瞒着家长,偷偷拿钱买了手机、打赏网络主播、给亲朋好友发红包……家长知情后,肯定会火冒三丈,然后带着孩子去找商家“理论”,以孩子还小,他们的行为不算数为由要求退回钱款。这样的新闻在网络中一搜,并非是个案。一般来说,律师或者政府部门在协调时都会请商家“让步”。

3月15日,民法总则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通过,并将于今年10月1日起实施。其中提到,将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年龄由现行法律的10周岁以上降至8周岁以上。这意味着,8周岁的“熊孩子”如果把爸爸妈妈的钱都打赏了一位网络主播,这种赠予行为法律上或被认可有效。

对此,国浩律师(杭州)事务所徐江陵、张明良两位律师觉得,这是顺应时代与社会的变化作出的合理修改。

民法总则第十九条:

8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行为能力人,可以独立实施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或与其年龄、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。

从10周岁下调到8周岁 符合孩子认知能力发展

“将年龄设置在8周岁,相比草案原来的6周岁来说更为合理。”杭州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心理学系老师张晓贤说,从表面上来看,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不像原来那样严密了,确是符合孩子认知能力发展的。她提到,理论上来说,孩子的认知能力在小学三年级会有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。“以现在孩子入学年龄6周岁来说,8周岁差不多是小学二三年级,还是比较合理的。”

张明良提到,如果按之前草案所设定的6周岁,相对来说有些超前。“这个年龄的孩子刚开始接受义务教育,认知和辨识能力仍然不足,不具备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的能力。8周岁的未成年人已经上小学,其对事物的认知度,对自己行为的认识度等,都已经有了基本概念和标准,具备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的需要与能力。”

张明良表示,这次民法总则对年龄的修改,将让这些原本无行为能力人也承担起一定的责任与义务。“我们应该看到,民事行为能力是权利也是义务。”

承担一定行为的责任 有助于从小增加责任感

有人会说,理论是理论,实际上,现在的孩子能够承受吗?

张晓贤说,与成年人相比,8周岁的孩子对于事物的认知水平仍然较低,但可以在一定范围内对自己的部分行为承担责任。比如说购物,现在小学一年级的期末数学考试,不少就是给孩子十几二十块钱让他们去超市采购,让他们将所学的数学计算能力得以体现。这样的变化是顺应时代的特色。“因为现在的孩子接触钱的年纪在变小的同时,接触到钱的金额却在大幅度增加。以压岁钱为例,多则几万元少则上千元。”

张明良说,以前的孩子入学年龄较高,且教育渠道单一,10周岁以下的尚不能判断自己行为性质和后果。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,未成年人入学的早龄化、渠道的丰富化,以及知识储备、智商均有较大提高。当他们踏入校园一两年之后,会逐渐扩大活动范围,并有很多时间在学校度过,不免为了学习与生活需要而进行一些必要的交易行为,如购买学习用品、乘公共交通、邮寄信件以及进公园游玩等。

张晓贤说,现在的孩子接触到的事物已经大大超过他们实际年龄了,也可以说“见多识广”,他们比成年人想象的要强大很多。这个阶段的孩子承担一定行为的责任,有助于让他们从小增加责任感。

应当注意地区差异带来的普遍认知差异

张明良说,从出发点、实际操作上,将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未成年人年龄降低至8周岁是大势所趋,更加有利于保护交易相对人的合法权益,维护良好的交易秩序。但是,在实际中要发挥作用还是需要有所考虑的。

首先就是合理把握“与未成年人的年龄、智力相适应”。此次修改并不意味着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的民事行为均可以被认定“与自己的年龄、智力相适应”。如9周岁的未成年人想买一辆奔驰车,这明显超过其年龄、心智需要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,这个合同的订立依然需要作为监护人的父母同意。

同时,还应当注意地区差异带来的普遍认知差异。经济发达的地区经常出现五六岁的孩子认知水平远超正常10周岁未成年人的认知水平,反之,落后、偏远地区受教育时间晚、程度低,10周岁也有难以判断自己行为的性质或后果。因此,在个案的具体分析过程中,应当充分结合当地实际情况。

这一点也是张晓贤在采访中提到的担忧。她说,由于孩子所处的社会环境不同,家庭经济能力不同,若是以金额高低来判断是否与孩子心智匹配,从操作上来说更直观,但是从公平上来说还是有所欠缺。为此,她建议,司法部门最好出台细则时能够予以考虑。

与此同时,张晓贤谈到,作为未成年人的监护人,更多的还要对孩子自控力等方面进行培养与教育。社会上的诱惑太多了,这不是孩子能够控制的。更多的是要讲求适度原则,适能力而消费、适需求而消费。这就需要家长、学校一起对此展开教育,不能以孩子小为名否认他们已具备的承担责任的能力。

张明良也建议监护人要加强对未成年人的监管,以后孩子用自己的零花钱“重金”打赏主播等行为将被视为有效,其监护人若想要直播平台返还钱财就较为困难了。“适当限制未成年人零花钱额度、替其保管压岁钱,并在监护人指导下做与其年龄相适应的一些法律行为。”


相关链接:http://www.qnsb.com/fzepaper/site1/qnsb/html/2017-03/17/content_609253.htm


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仓前街道余杭塘路2318号 邮编:311121 联系电话:0571-28865012

校新闻中心投稿信箱:news@hznu.edu.cn

本科招生热线: 0571-28865193 研究生招生热线:0571-28865143

浙ICP备11056902号 版权所有 杭州师范大学 Copyright © 2008

杭州师范大学
  • ·
  • ·
  • ·
  • ·
  • ·
  • 媒体师大
  • ·
  • ·
  • ·
  • ·
  • ·
  • 首页  >  媒体师大

    青年时报:“熊孩子”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

    来源:青年时报 作者:张晶 时间:2017-03-20 点击:58

    孩子瞒着家长,偷偷拿钱买了手机、打赏网络主播、给亲朋好友发红包……家长知情后,肯定会火冒三丈,然后带着孩子去找商家“理论”,以孩子还小,他们的行为不算数为由要求退回钱款。这样的新闻在网络中一搜,并非是个案。一般来说,律师或者政府部门在协调时都会请商家“让步”。

    3月15日,民法总则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通过,并将于今年10月1日起实施。其中提到,将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年龄由现行法律的10周岁以上降至8周岁以上。这意味着,8周岁的“熊孩子”如果把爸爸妈妈的钱都打赏了一位网络主播,这种赠予行为法律上或被认可有效。

    对此,国浩律师(杭州)事务所徐江陵、张明良两位律师觉得,这是顺应时代与社会的变化作出的合理修改。

    民法总则第十九条:

    8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行为能力人,可以独立实施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或与其年龄、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。

    从10周岁下调到8周岁 符合孩子认知能力发展

    “将年龄设置在8周岁,相比草案原来的6周岁来说更为合理。”杭州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心理学系老师张晓贤说,从表面上来看,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不像原来那样严密了,确是符合孩子认知能力发展的。她提到,理论上来说,孩子的认知能力在小学三年级会有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。“以现在孩子入学年龄6周岁来说,8周岁差不多是小学二三年级,还是比较合理的。”

    张明良提到,如果按之前草案所设定的6周岁,相对来说有些超前。“这个年龄的孩子刚开始接受义务教育,认知和辨识能力仍然不足,不具备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的能力。8周岁的未成年人已经上小学,其对事物的认知度,对自己行为的认识度等,都已经有了基本概念和标准,具备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的需要与能力。”

    张明良表示,这次民法总则对年龄的修改,将让这些原本无行为能力人也承担起一定的责任与义务。“我们应该看到,民事行为能力是权利也是义务。”

    承担一定行为的责任 有助于从小增加责任感

    有人会说,理论是理论,实际上,现在的孩子能够承受吗?

    张晓贤说,与成年人相比,8周岁的孩子对于事物的认知水平仍然较低,但可以在一定范围内对自己的部分行为承担责任。比如说购物,现在小学一年级的期末数学考试,不少就是给孩子十几二十块钱让他们去超市采购,让他们将所学的数学计算能力得以体现。这样的变化是顺应时代的特色。“因为现在的孩子接触钱的年纪在变小的同时,接触到钱的金额却在大幅度增加。以压岁钱为例,多则几万元少则上千元。”

    张明良说,以前的孩子入学年龄较高,且教育渠道单一,10周岁以下的尚不能判断自己行为性质和后果。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,未成年人入学的早龄化、渠道的丰富化,以及知识储备、智商均有较大提高。当他们踏入校园一两年之后,会逐渐扩大活动范围,并有很多时间在学校度过,不免为了学习与生活需要而进行一些必要的交易行为,如购买学习用品、乘公共交通、邮寄信件以及进公园游玩等。

    张晓贤说,现在的孩子接触到的事物已经大大超过他们实际年龄了,也可以说“见多识广”,他们比成年人想象的要强大很多。这个阶段的孩子承担一定行为的责任,有助于让他们从小增加责任感。

    应当注意地区差异带来的普遍认知差异

    张明良说,从出发点、实际操作上,将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未成年人年龄降低至8周岁是大势所趋,更加有利于保护交易相对人的合法权益,维护良好的交易秩序。但是,在实际中要发挥作用还是需要有所考虑的。

    首先就是合理把握“与未成年人的年龄、智力相适应”。此次修改并不意味着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的民事行为均可以被认定“与自己的年龄、智力相适应”。如9周岁的未成年人想买一辆奔驰车,这明显超过其年龄、心智需要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,这个合同的订立依然需要作为监护人的父母同意。

    同时,还应当注意地区差异带来的普遍认知差异。经济发达的地区经常出现五六岁的孩子认知水平远超正常10周岁未成年人的认知水平,反之,落后、偏远地区受教育时间晚、程度低,10周岁也有难以判断自己行为的性质或后果。因此,在个案的具体分析过程中,应当充分结合当地实际情况。

    这一点也是张晓贤在采访中提到的担忧。她说,由于孩子所处的社会环境不同,家庭经济能力不同,若是以金额高低来判断是否与孩子心智匹配,从操作上来说更直观,但是从公平上来说还是有所欠缺。为此,她建议,司法部门最好出台细则时能够予以考虑。

    与此同时,张晓贤谈到,作为未成年人的监护人,更多的还要对孩子自控力等方面进行培养与教育。社会上的诱惑太多了,这不是孩子能够控制的。更多的是要讲求适度原则,适能力而消费、适需求而消费。这就需要家长、学校一起对此展开教育,不能以孩子小为名否认他们已具备的承担责任的能力。

    张明良也建议监护人要加强对未成年人的监管,以后孩子用自己的零花钱“重金”打赏主播等行为将被视为有效,其监护人若想要直播平台返还钱财就较为困难了。“适当限制未成年人零花钱额度、替其保管压岁钱,并在监护人指导下做与其年龄相适应的一些法律行为。”


    相关链接:http://www.qnsb.com/fzepaper/site1/qnsb/html/2017-03/17/content_609253.htm